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多情却被无情恼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西风紧 书名:大明春色
    耿浩一夜都没睡着,墙壁上高高的小窗、好像稍稍亮一些了,公鸡的第一次打鸣也清楚地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沐晟、沐蓁、耿老夫人、胡濙的脸以及他们说过话,一一再次闪过耿浩的脑海。

    上次胡濙来找过耿浩,推心置腹地解说了一番耿家的处境……胡濙说,沐府保不了耿家,更没法给他荣华富贵;为今之计,只有投靠当今皇帝才是王道正途!胡濙甚至出示了皇帝的密旨,证实他是皇帝心腹。

    后来耿浩终于去了报恩寺街,找了胡濙谈话,表示愿意靠拢。那次胡濙又说,沐府既然能收容耿家的人,一定还有别的人;只要耿浩告密、立了功,胡濙就保他平步青云!

    而昨天,耿浩真的就发现了一个秘密!

    但耿浩没有马上去找胡濙,反而犹豫了很久,昨晚上烦恼得几乎没合眼……还是因为沐蓁。

    耿浩与沐蓁青梅竹马,毕竟有些情意的??墒?,从小到大多年的情意、对她的千依百顺,竟然比不上与有权有势者的数面之缘?表妹在汉王跟前,多少次刺伤了耿浩的心!

    是的,耿浩不能在梨园有一席上座,他也请不到李楼先到沐府唱戏,也弄不到李楼先抄写的戏本,甚至也没有武艺救表妹;而这一切对汉王却是轻而易举。耿浩感觉自己非常卑微,非常心酸!

    但是表妹就应该为了权贵的小恩小惠,马上就把多年的情意都忘掉吗、把他的东西弃之如敝履吗?!

    饶是表妹如此对不起自己,耿浩想到表妹那娇美的桃心脸、美丽的笑容,还是那么舍不得她……

    唉,缘何多情总被无情伤?

    终于,沐家母子反悔婚约的无耻,沐晟连桌席都不让耿浩上的羞辱,一幕幕涌上了耿浩的心头……

    你不仁,休怪我无义!你们以为,我只有求沐家一条路?

    ……耿浩一翻身爬了起来,忙着收拾了一番。他刚走到堂屋,便见父亲耿琦披着一件衣服、走到了一间房门口。

    他爹耿琦问道,“你又要去哪?从现在起,不能随便出门!”

    耿浩皱眉看着他爹,心中怨气顿时就冒了出来,心道:为人之父,什么都不为儿子操心,成天就窝在这乡下长吁短叹自甘堕落?

    但耿浩当然不敢太忤逆父亲、说出心中的话,咬着牙道:“儿子约了一个好友,不能言而无信,爹教我的?!?br />
    耿琦沉声道:“西平侯虽未明说,意思却也明白,你别总是见人家未出阁的小娘,要得罪人?!?br />
    他爹不出门,竟也知道耿浩与沐蓁经常来往?

    不过今天耿浩真不是去见沐蓁,他也懒得多说,只道:“说清楚了,以后尽量不见?!?br />
    耿琦终于没太反对了。

    于是耿浩明目张胆地乘坐家里的马车,叫马夫送他进城。然后就打发马夫回去了,他可不想让他爹知道胡濙的事。

    耿浩径直来到了报恩寺街。上次他来过一趟胡濙府邸,轻车熟路就走到门前,他左右看了一下,敲开了胡濙的门。

    刚进门不久,就看见胡濙穿着一双布鞋忙着走到院子里来了。胡濙抱拳道:“公子来得好早,我衣冠不整,失礼了?!?br />
    耿浩拜道:“大丈夫不拘小节。胡科官客气了?!?br />
    都是言官,都察院的叫“道”,六部的叫“科”,耿浩还是有些见识的。

    “公子里边请?!焙鷿跛蛋兆房戳艘谎?,过堂旁边、正有个大眼睛的年轻汉子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二人进了客厅,胡濙便低声道:“锦衣卫的人,姓姚。他和我不是一路人?!?br />
    “哦?!惫⒑苹腥坏?。

    胡濙的小眼睛上下打量着耿浩,“耿公子这么早来,定有事相商?”

    耿浩沉吟片刻,便欠了欠身,小声道:“我看见平安了?!?br />
    “平安?”胡濙一脸惊讶地念了一句。

    耿浩道:“建文朝时的大将,他爹是太祖养子。我看见平安进了沐府!”

    “??!”胡濙又是一愣,片刻后,他又微微点头,“平安来云南的事,现在整个云南府知道的人,不超过一只手掌……耿公子确实亲眼看见、没看错?”

    耿浩毫不犹豫道:“先祖父在世时,平安与耿家有来往,我见过不止一次;何况那人身材相貌奇特,一眼就认得出来,必定没错!”

    胡濙忙道:“还望说细一些,耿公子怎么看到的,看到些甚么?”

    耿浩想了想道:“昨天一早城门刚开,我就进了府城,本来是想去沐府约个人的……一个好友。但路上忽然看见了平安牵着一匹马,埋着头走过。胡科官知道的,平安十分好认,我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彼时我在街对面,而且平安应该不认识我的,所以没发现我是谁。他以前来侯府,只和我先祖父打交道,我没和他来往过。

    我便赶紧跟了过去。一口气跟了两条街,我在后面又细看了一番,绝对是平安!他鬼鬼祟祟的,时不时回头看,幸好我机警,一连两次都提前躲好了?!?br />
    胡濙急忙展开了一张宣纸,迫不及待地把毛笔拿到舌苔上舔了几下,就在纸上写起来了。

    耿浩继续道:“之后平安进了一条街口的米铺,我隔着一段路守着,没敢冒失上去。等了大概一刻,就来了一辆马车,平安疾步上了马车……不过我还是看清楚了的,从米铺进马车毕竟有几步路,确信就是平安。他连马也没要、就上马车走了。

    马车往北走,我便快步跟在后面,走了一身汗总算是跟上了。幸好府城有些街面多年没修缮,坑坑洼洼的,那马车走得也不快。

    那马车绕了一阵,并未去沐府的正门,却去了沐府西边。西边那一排都是沐府的房子,住的也全是西平侯的心腹;里面还修了坊门,非沐府的人根本不能进出。

    马车在一道小门前停住,我便看着三个人进去了,其中一个是平安,另一个就是西平侯!”

    胡濙又是一惊,“你看清楚是西平侯了?”

    耿浩道:“那条街榕树太多、不太亮,但应该没看错,西平侯穿着一身蓝色袍服,还带着一把?!?br />
    胡濙又问:“耿公子意思是不太确定?”

    耿浩的脸色有点难看,忙道:“西平侯是我表叔,就算彼时光不太亮,我也认得出来,准是他没错!”

    胡濙点了点头:“进去三个人,其中有个是平安,这能确认么?”

    耿浩马上毫不犹豫地点头道:“那肯定没看错,平安实在太好认了。而且他好像提心吊胆的模样,进门前回头瞧了一眼,生怕有人发现他。我正好躲在枝叶繁茂的榕树后面,看清楚了他的脸!

    彼时必定是西平侯带着平安进去的,因为守着那排房子全是西平侯的心腹,除了西平侯和守着的人,就算沐府上的人也不能走那些房屋里过!沐府的人要走西边进出,得走街口的坊门!”

    “很好,耿公子立了大功!”胡濙呼出一口气,看着耿浩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耿浩道:“胡科官能不能在圣上面前美言几句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胡濙道,“耿公子且等着好消息……方才你的话里,说在沐府有好友?”

    耿浩有点难以启齿,便道:“我不便说是谁,还望胡科官见谅?!?br />
    “是,是?!焙鷿醯阃返?,“耿老夫人是公子的亲姑奶奶,公子在沐府认识几个人,也是不奇怪的,我不问了?!?br />
    耿浩听到这里,有点心痛地叹了一口气:“唉!我若非被逼无奈,也不想出卖沐府?!?br />
    胡濙一本正经道:“怎能说是出卖?忠臣孝子,那才是人杰。耿公子这是忠君??!”

    耿浩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胡濙道:“我希望耿公子能继续告知,沐晟还与哪些人私|通。耿公子告的人越重要,今后论功行赏,封你的官、爵位就越大!”

    “还有爵位?”耿浩瞪眼道。

    胡濙看了他一眼,语重心长地说道,“看甚么功劳了。长兴侯不有侯爵么,耿家后人袭爵,也不是不可能……哎呀说多了,这些事只是我自个的见解,耿公子别太当真,决断当然要看圣上的意思?!?br />
    耿浩感觉脸上有点发烫,脑子也昏乎乎的,整个人似乎也轻了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大明春色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大明春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