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40.游泳吧,少年09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, 这位小天使, 跳着看会遗漏萌萌的内容哦  黄老师在走进凌默房间的时候, 路过一个垃圾桶, 里面撕碎的纸页上还有凌默的笔迹?!颈菊陆谑追?、、小说网,请记住网址()】看来凌默说李远航故意撕碎他作业本的事情多半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黄老师的拳头握了握,刚打开门,她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间房间里就一张小床, 一套小学生用的书桌, 以凌默现在的身高来说肯定不合适了。房间只有一扇小窗, 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一间房间。

    一根绳子从房间的对角线拉过, 上面还挂着半干的校服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让你住这里?”

    “嗯?!绷枘懔说阃?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一股火冲上黄老师的头顶,她低下头来十分认真地对凌默说,“你什么都别说。今天我会请教务处的林主任一起来家访!本来我还以为李远航说的话只是争强好胜!没想到竟然是真的!必须要让陈莉夫妇知道点轻重!她还想当家长会的联络员,我们怎么能同意!这不是给学生家长带来负面影响吗!”

    而此时的陈莉已经来到了年级办公室, 而自己的儿子就站在那里,低着头,面前是一位年轻的女老师。她一脸严肃将李远航的作业本递给了陈莉, 陈莉翻开一看是一片红色。

    陈莉立刻火了:“李远航!你上课到底听没听讲?怎么一道题都没对?”

    “不只这样,他的作业还是抄的凌默的!”丁老师说。

    “抄凌默的?不可能吧?”陈莉失笑,“这要是抄凌默的作业, 那还能全错???”

    “五个同学亲耳听见他说的。他还说凌默不肯给他抄, 他就把凌默给打了?!?br />
    陈莉一听, 脸色就变了, 直接揪起了李远航的耳朵:“我叫你得意吹牛!就你还打得过凌默?老师, 你别听他胡说, 他在我们家里都是被凌默摁着打的!”

    “凌默不会打你家儿子吧?而且你家儿子今天好得不得了,上课的时候我可是看见凌默的眼眶是青的?!闭诟淖饕档挠⒂锢鲜μ鹜防此?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老师别误会,我的意思不是说凌默打了远航,我是说远航打不过凌默,所以凌默的眼睛不是远航打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这是转移话题!你儿子亲口对着那么多同学说抄凌默作业,这怎么说?”丁老师追着问。

    “老师,您别生气!这就是小孩子没认真听讲作业全错,然后又吹牛说看到了凌默的作业,这才惹出来的。其他同学抄我家远航的作业,那是其他同学的学习态度不好,这还是得一码归一码。我为我家李远航没好好上课向老师道歉!我回去这就亲自教训他,盯着他写作业!”

    陈莉这么一说,年轻的丁老师张了张嘴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寒暄了两句,当陈莉带着李远航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,一直低着头改作业的英语老师抬起头来,说了声:“其实作业会不会不是大事儿,老师讲一千遍一万遍都没关系。但是人品如果是从根儿上就坏了,那就真的谁也救不了了?!?br />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陈莉的脸色都暗了,她拽了拽李远航,依旧恭敬地回答:“老师说的是,我们家长一定注意!”

    等到离开了教研楼,陈莉忍不住狠狠拍了一下儿子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?你怎么会当着那么多同学面说自己打了凌默!你成绩是比凌默好吗?还是你觉得比起凌默,老师更喜欢你?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可是凌默他陷害我……他故意准备一本全写错的作业本给我……”李远航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这时候另一个穿着长裙气质优雅的女人迎面走了过来,她微微向陈莉一笑。

    陈莉立刻展露出笑容来:“卢主任,你好!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您??!是来接陈桥回去的吗?”

    这位卢主任就是陈莉所在单位的办公室主任,同时也是陈桥的妈妈卢月华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家陈桥听说抄了你家李远航的作业,闹得人尽皆知啊?!甭禄档幕昂芸推?,但是陈莉却有了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远航不对!他不该拿自己的作业给陈桥抄!卢主任您别介意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错都在我家陈桥身上?我怎么还听说,你对凌默并不像你成天说的那么好?李远航想打他就打他,你想不给孩子饭吃,就不给孩子饭吃?我家陈桥学习是不好,可是进了中学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闹到要叫家长来啊??蠢垂唤煺叱?,近墨者黑?!甭禄故切ψ?,但是眉梢却扬了起来,若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卢主任,这真的只是孩子口没遮拦!您可千万别相信??!”

    陈莉身后的李远航想要辩解,却被陈莉拦住了,说多错多啊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孩子的无心之言,谁知道呢?只是咱们单位上的半年优秀工作者不仅仅要考核工作表现,还有人品。孟飞的父亲也是单位上的中层干部,这回他也到学校来接孩子了,被老师批评的灰头土脸的。就算我还愿意投你一票,孟经理知道了心里也会不舒服吧?你上次送给我的香水我还没开过呢,看看那包装就觉得太贵重了。明天我让陈桥给你送回来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卢月华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卢主任!卢主任!您听我说!”

    卢月华扬了扬手,意思是这件事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陈莉气的直想给李远航一个大耳瓜子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这下你满意了!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在人前要对凌默和和气气!这下好了!你知道这个半年优秀工作者对你妈妈多重要吗!你搞得一个主任、一个经理来学校被年轻老师训话!你知道这多没面子吗!她肯定会记下来??!”陈莉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妈!你怪我干什么??!我也被凌默算计了??!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蠢!走!回去!”

    晚上陈莉破天荒蒸了包子,夹了一个给李远航,一个给凌默。

    凌默没有要吃的意思,吃了陈莉的包子,起码要还她块儿金子,于是他只是淡淡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小默啊……你能不能帮小姨个忙?”

    “小姨你说?!?br />
    “就是远航他爸爸一直说想吃莲藕肉馅儿的包子,你能帮我个忙,给他送去厂子里吗?他要周五才回来,听说厂子里伙食不大好,没油水,包子都是白菜馅儿的,你姨父说想吃点肉都快想疯了……我本来说亲自给他送过去,谁知道今天接着老师电话着急赶去接远航,把脚都给崴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莉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且还强调说是接到老师电话着急才崴脚的,就是暗示凌默,如果不是他陷害李远航,她也久不会崴脚了,凌默得对这件事负责。

    “好?!绷枘拖峦?。

    “唉,还是小默让人省心,你表弟要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!”

    一旁的李远航一开始听见陈莉对凌默的夸奖还很不爽,十几秒之后想明白什么,便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来。

    看着凌默出门,李远航跑过来抱住了陈莉。

    “还是妈妈厉害!坐公交到老爸的厂子,得一个多小时!”

    “等他坐过去,回来的时候,末班车就没了??此趺椿乩?。这才叫下马威!看他以后还搞事儿么!”

    凌默离开了家,上了公交车,他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,想也不想就靠着车窗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坐到终点站,他并没有去找李远航他爸的工厂,而是直接坐上回来的公交,又靠着车窗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凌默的唇角微微扬起,路灯的灯光掠过他的脸庞,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时而阴郁,仿佛无数暗涌的浪潮在阴影中翻滚。

    时而明亮,像是万千羽翼挣扎着想要飞入空中。

    就在陈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莉看了看时间,心想凌默不至于这么快就回来了???

    于是她起身,将门打开,发现站在门外的是李远航的班主任以及教务处主任。

    “哎呀!两位老师怎么来了?是不是为了白天远航犯的错???”

    教务处主任笑着说:“远航的妈妈不要紧张,我是学校的教育处主任林苑,这位是班主任黄老师。我们是为了落实教育部的一项工作,要求在本月结束之前,学校对学生的家访率要达到百分之六十。您看,您这儿有两个学生,我们肯定要优先过来看看?!?br />
    “哦……原来是这样,林主任,黄老师,请进!请进!”

    教务处主任和黄老师看了看李远航的房间就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们去看看凌默吧?!绷种魅味哉谧急覆杷某吕蛩?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小默啊,他出去给他小姨父送饭去了。因为我崴了脚,不方便,小默作业又写完了,我就让孩子帮忙跑个腿儿。要不然,两位老师明天再来?”

    陈莉心里紧张了起来。凌默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,要是被两个老师知道她让凌默去那么远的地方送东西,又不知道会生出什么闲话来。

    “凌默也不可能要到九、十点才回来吧?我和黄老师就等等他吧?!绷种魅慰诘?。

    陈莉不安了起来,毕竟和李远航的房间相比,陈默的房间太小了,万一让老师,特别是还有教务处主任看见的话,难免产生不好的联想。

    但是无论陈莉说什么,黄老师和林主任的意思都是要见一见这位年纪里最出色的学生。

    陈莉如坐针毡,心想怎么好死不死今天跑来家访呢?而且还是教务主任,为什么总觉得这个班主任黄老师是故意选的今天?

    但愿凌默半路上觉得太远自己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多半不大可能。凌默那么固执,哪里会半途而归??!

    他到了厂子里面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也行啊,到时候就可以找借口对老师说明天早上他姨父会亲自送他去学校,今天晚上就在厂里睡了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……厂子里在搞技术学习,除了守门的大爷,就没人了……凌默就算到了,也没个地方打电话。她就是看准了这点才要让凌默白白去厂里跑一趟的!

    唉,真是倒霉??!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凌默已经从回来的公交车上下了车,他路过一家小商店,看了看里面的挂钟,才九点半,还不够晚,要再晚一点回去。

    他拎着保温桶,单手揣着口袋,漫步在街道上。

    前几天下雨,今天好不容易晴天了,晚上的云少,抬起头,还能看见几颗若隐若现的星星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曲昀,正百无聊赖地坐在书桌前,翻开的数学作业本,一如既往地做到了倒数第三题就做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思路的时候,绞尽脑汁也只是自我折磨而已,于是曲昀放逐自己,撑着脑袋在窗边发呆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连互联网都不是很发达,就更不用说什么智能手机了,曲昀无聊地打了个哈欠,目光往窗外一瞟,就看见了凌默熟悉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,保温桶随着他的步伐晃悠着,走在清冷的路灯灯光下。

    看起来并不寂寞,反而更像是享受这一切。

    曲昀想到白天发生的一切,忽然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窜了起来,打开房门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北——这么晚了,你跑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我看见我同学在楼下,我去找他!”曲昀跑了下去,生怕自己动作慢了,凌默就又走远了,自己追不上?!颈菊陆谑追ⅲ∷低?请记住网址()】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你怎么又来暗恋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你怎么又来暗恋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.